为数字经济“加码” 让新基建“加速”
王喜文 · 腾云智库成员、腾讯研究院特约研究员、九三学社中央科技委委员、九三学社中央促进技术创新工作委员会委员 2020-05-19
字体大小 A- A+
腾讯推出的《2020码上经济战“疫”报告》中明确给出了“码上经济”的定义,所谓码上经济是以二维码为载体,触发建立人、物、组织的数字化普惠型泛在连接,催生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创造经济新价值的一种新型经济模式。

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二维码“出镜”的机会越来越多。只要通过手机摄像头扫一下二维码,就能很方便地登录、支付、打开共享单车、观看视频直播……腾讯推出的《2020码上经济战“疫”报告》中明确给出了“码上经济”的定义,所谓码上经济是以二维码为载体,触发建立人、物、组织的数字化普惠型泛在连接,催生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创造经济新价值的一种新型经济模式。尤其是,疫情期间,总用码量高达1400亿次 ,人均扫码116次。

二维码:数字经济的“入场卷”

以往,大家都认为,美国创新,日本做大。比如:工业机器人。工业机器人最初来自美国人乔治·德沃尔1954年注册的专利《Programmed Article Transfer》。其中描述了示教再现机器人的概念——通过示教(teaching)与再现(playback)能够取放物品(put and take)的机械。这种机械能按照不同的程序从事不同的工作,因此具有通用性和灵活性。根据这一专利,1958年美国Consolideted Control公司研制成第一台数控工业机器人原型机——Automatic Programmed Apparatus,随后1962年美国Unimation公司和AMF公司都推出了示教再现机器人的试作机,但是一直没能大规模应用。反而是日本在上世纪70年代开始实现了工业机器人的“量产化”,80年代开始“大规模普及”,如今日本还是全球最大的工业机器人生产国家,全球几乎2/3的工业机器人都是日本生产的。

如今,随着数字经济时代的到来,中国比日本更进一步——美国创意,中国做大。美国刚有一个概念、一个想法,中国凭借庞大的市场空间和活跃的资本驱动,反而能够快速做大。比如:微信等社交平台、网约车等共享经济、移动支付等金融科技.......

数字经济的概念始于1995年美国科技作家唐·塔普斯科特的著作《数字经济》。从字面上看,数字经济就是基于数字技术的经济,而数字技术的发展往往与互联网技术的发展相辅相成,所以很多时候数字经济也常被称作互联网经济或网络经济。而2016年G20期间,中国将数字经济进一步拓展,并给出了定义:数字经济是指以使用数字化的知识和信息作为关键生产要素、以现代信息网络作为重要载体、以信息通信技术的有效使用作为效率提升和经济结构优化的重要推动力的一系列经济活动。

近些年来,打车、停车、外卖、旅行等非常贴近生活的领域不断地数字化,用一个“二维码”就可以“走遍天下”。其实,数字经济还有不少等待发现的“蓝海”。例如:传统产业将二维码融入生产、销售、服务以提高组织运行效率和增加产出,提升用户对产品质量或服务的满意度的过程。

基于二维码这个“入口”,使得微信生态低门槛、低成本、快部署的数字化转型方式持续渗透到各个垂直细分领域,不断催生出新的产业业态和商业模式,线上与线下加速融合,数字产业化与产业数字化同步发展。未来业界还将深度挖掘生活场景中的数字经济的机会,不断会有类似共享单车、网约车、移动支付这样的新业态爆发起来。

某种程度来说,二维码走向强大的过程也就是数字经济发展的过程。

二维码:新基建的“连接器”

随着我国数字经济和数字中国的快速发展、智慧城市和智能社会的加速建设,对5G、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等新型基础设施产生了广阔需求。

2020年,从中央密集部署,到资本市场热捧,“新基建”正式站上风口。相比传统的基建,“新基建”是以新发展理念为引领,以技术创新为驱动,以信息网络为基础,面向高质量发展需要,提供数字转型、智能升级、融合创新等服务的基础设施体系,主要包括:5G、物联网、工业互联网、卫星互联网、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数据中心、智能计算中心、智能交通基础设施、和智慧能源基础设施等领域。

码上经济将拉动对新基建的需求,通过线上需求场景缔造、码上价值连接器、智能化互联网平台建设等等,激发新基建的需求价值。例如:疫情后,依托工业互联网的生产方式数字化转型将迎来爆发期。工业互联网借助5G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边缘计算等新一代信息通信技术,实现产业运营各个环节的互联互通,实现整条产业链上的创新,通过数据采集、计算、优化,提升研发、生产、交易等所有环节的效率和资源配置。工业互联网的核心在于通过二维码等“标识”连接信息空间与物理空间,呈现数据采集、传输、存储、分析、运用等闭环,实现整个产业链与市场的协同。

1.png

图1 连接信息空间和物理空间的工业互联网标识

跟据微信平台调研数据显示,码上经济的发展将激发对新基建的需求。其中,大数据需求普遍突出,超过一半(54.8%)的企业反映未来将增加使用;其后依次是物联网、云计算和5G,分别有35.1%、28.3%和27%。同时在人工智能方面,大数据AI分析技术也成为企业最普遍关注,“云上用数赋智”中数据的有效利用已经成为企业共识。超4成企业表示将加强数据中台投入,数字化程度越高越积极。

寰俊鎴浘_20200519102317.png

图2 码上经济平台上企业对新基建的需求

资料出处:腾讯,《2020码上经济战“疫”报告》

新型基础设施不仅在于“建”,更在于“用”。未来,随着新基建的发展,5G的高速移动通信功能以及云计算算力的提升,二维码可以承载的内容将更加丰富和多样,信息码、服务码乃至健康码的通道上承载的内容和价值将持续迭代发展。

如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所说,从根本上来说,新基建与产业互联网(工业互联网),就是要让每一个人和每个企业,以目前最低的成本和最高的效率来使用数据、算法与算力进行劳动创造,从而共享全球新一轮科技与产业革命的成果。这既是打赢脱贫攻坚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内在要求,也是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培育国际经济合作和竞争新优势的必然选择。

码上经济:点亮中国经济的未来

疫情后,随着新基建建设的提速,数字经济的发展将进入黄金期。码上经济将在打通企业内部和企业外部上下游供应链企业的协同中发挥更积极的作用,提高数据在供应链、价值链中的价值,为企业生产方式的转变提供数字化抓手。

一方面,码上经济通过传统产业码上化,激发新基建社会经济价值的网络效应。在数字经济和智能社会的驱使下,新基建的硬件设施(如5G基站、特高压输电设施、轨道交通等等)需要配套的智能化产品支撑(如算法、软件、平台等),才能形成智慧能源、智能交通等等。

另一方面,产业码上化将码上经济融入农业、制造业、服务业,缔造新的需求场景。笔者曾经为日本开发计算机软件从事微观技术十多年,后又在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与科技部从事宏观产业政策与科技战略研究十余年,也是九三学社中央科技委委员,每年都关注各界的全国两会提案。毫无疑问,在我眼里,马化腾每年的两会提案最认真、最接地气。因为,马化腾始终关注缩小差距、缩小鸿沟,一直在全国两会上倡导利用人工智能、大数据、5G等新技术,大力提升农村数字化生产力,加快弥合城乡数字鸿沟,推动农业高质量发展和乡村全面振兴,让广大农民共享数字经济发展红利;同时,倡导运用数字技术、创新应用模式,助力中小微企业纾困。

金融财税支持固然是帮助企业摆脱困境的重要手段,而以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数字技术是新基建,同样可以为中小微企业助力,这就是所谓的“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例如:在码上经济中,公众号是连接人和人、人和物以及人和服务的窗口,小程序打通了供给和需求的屏障;同时借助于社交网络的细分,个性化的虚拟微信群社区需求更为聚集,微信群、公众号连接供给侧,促进新的商业业态发展,这也为数字经济各个领域提供了“入场卷”,同时也将大幅增强产业数字化与数字产业化的价值产出。


来源:瞭望智库
相关专家
相关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