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态抗疫背景下中国经济快速复苏仍有潜力
高婧怡 ·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政治经济学博士研究生 2020-05-12
字体大小 A- A+
在常态防控背景下,如何发力以寻求经济较快企稳复苏?

全球疫情进入了无序蔓延阶段。世卫组织疫情报告显示,截至欧洲中部时间8日10时(北京时间16时),中国以外新冠确诊病例达到3675552例,中国以外死亡病例达到254831例。

美国全境进入“重大灾难状态”,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均为世界第一。

一些发展中国家确诊数量的激增造成了更大的不确定性。

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相继下调全球经济增长预期,甚至认为今年全球将经济增长将萎缩3%,衰退程度远超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引发的经济下滑,而中国的增长预期仅为1.2%,欧美则进入负增长区间。

全球抗疫的何时才能取得胜利?我们依然无法预期。

中国已经进入疫情常态化防控新阶段,绝大部分地区复工复产,规模以上企业恢复率超过99%,中小企业恢复率已超70%。

但是,从全国和各省已经发布的一季度进度数据来看,同期经济增长、投资和财政收入均呈现较大幅度的下降。

当前阶段,中国经济复苏存在三大显著挑战:

第一,中国面临内控反弹、外防输入的双重疫情压力。

由于当前国际上疫情处于快速蔓延期,应对疫情需要全方面社会资源的调动,这使得疫情防控的成本十分高昂;加上目前疫情防控对象主要为国内无症状感染者和输入型感染者,这就需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去长时期、高强度配置在抗疫一线,以减少这两类人群对健康人群的可能传染。

目前,全国无症状感染者的累计总数为6764例,而境外输入型病例则已经对国内一些重点城市和部分边境城市造成了防控压力。

这种内外压力带来的防控工作量增量会影响复工复产的质量和覆盖面,推迟那些具有人流聚集特征的经济活动恢复的时间安排,拖累中国经济在二、三季度的恢复程度。

第二,中国面临全球疫情加重背景下的需求萧条、用工成本刚性约束下的失业问题。

疫情的蔓延带来了从高端到低端的全面外需萎缩,这对中国企业复工复产是一个冲击——即使企业复工,也会因为外需萎缩造成无法复产。

复工不复产会加剧企业财务负担,企业在员工成本刚性约束之下会加剧经营困难、甚至加重失业风险,进而增加中国经济复苏的困难程度。如何在需求不足情况下实现保就业、保稳定将是中国经济恢复的关键战役。

第三,中国面临中小企业多重困难叠加、产业链复工协调难度大等不利因素。

全面隔离造成绝大多数企业处于经营空白状态,这对中小企业更是雪上加霜,这部分企业的现金流几近枯竭。一些帮扶政策在实践过程中的“落地难”加大了复工复产的。

中小企业低水平复工复产造成全产业链无法顺畅运转,如果不能及时解决中小企业的融资难和自行运转问题就始终无法实现全产业链的复工复产,这也是中国经济复苏的关键梗阻所在。

在常态防控背景下,如何发力以寻求经济较快企稳复苏?笔者认为,需要在以下四个方面做足功夫:

第一,谨防全球价值链脱链,要坚决打成一片,加快全球链上关键节点布局。

此次疫情爆发看似是对全球化的一个负面警示,主要发达国家在疫情之后一定会加强本国产业链安全,部分国际产业链会阶段性回归将成为中国经济复苏的挑战。全球治理的低水平信任度和合作度,造成主要国家错失关键窗口期,加剧疫情蔓延。

中国快速恢复并向他国提供防疫物资支持,并不是发达国产业空心化的负面结果,反而是全球化对于降低疫情传播的关键支持力量。如果这些产业回到发达国家,按照发达国家目前的产业结构和人力资本结构,究竟在多大程度上能够支撑本国应对疫情仍然一个未知数。

但是,中国须谨防在全球价值链中“被脱链”。笔者认为中国各产业要加快在产业链关键节点上布局,竭尽所能掌握核心技术、加快技术短板攻关,要以技术突破和产业链夯实为依托强化中国与世界主要国家的产业链粘性,降低中国脱链风险、增加各国产业链重构机会成本,以自身产业链深度优化助推后疫情时代全球化向新的阶段迈进。

第二,越是在危机之下,越需要加大力度对外开放,既引进来、也要走出去。

如何如何恢复经济,目前的“答卷”基本局限在本国内的财税政策和货币政策。中国要关起门来搞复苏是非常困难的,国际贸易和国际投资依然是战胜疫情不可缺少的资源。

对于各国家目前已经暂停的航班航线、港口清关等应对措施,笔者认为中国需要通过WTO、G20等既有国际组织框架下寻求新的突破,可通过技术升级等方式,借助非接触货物航运海运、低传染客运、全球一体化电子商务和电子会展平台等新模式,加快进入国际贸易和国际投资新阶段。

基于全球主要国家的经济复苏政策,中国更需要旗帜鲜明地实施进一步加快对外开放战略,既要提升引进来政策和内容的质量、鼓励更多类型的外资企业进入中国,与中国产业链升级相生相伴;又要鼓励本土企业根据全球市场战略迈出疫情平台阶段各国疫情防控允许条件下海外布局的坚实一步。

第三,坚持实业度危,疫情之下,高端产业无法支撑经济复苏,必须要依靠基础的实体经济。

当前众多学者频频提到新基建,期待这种一揽子刺激计划可以提振经济。值得注意的是,一方面,如果以新基建为重心,那么必须要克服一个潜在风险——如果疫情周期超过预期,我们将无足够资源应对第三阶段的疫情高峰;另一方面,在当前阶段,全球主要发达国家均已经开始天量化、无底限实施宽松型经济刺激政策,很多学者建议当前阶段应当跟进这种激进宽松政策,然而,度过疫情衰退期的核心在于保留基本经济活力和经济韧性。

综合这两方面的情况来看,我们要做好长期作战的准备,扎扎实实依靠基础性的实体经济,补短板、补缺点,不能将资源过度配置在高端产业和短期内无法获得确定性成效的庞大战略上。

在全球疫情尚未看到转折点之前,应当精打细算,借助疫情窗口加速制造业和服务业的提质升级,通过实体经济的夯实筑底支撑后疫情时代的全球高端产业竞争。

相关专家
相关课题